<th id="trzxh"></th>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晨贴了隐身符,就好像影子一样,跟着桑榆,回到了她家。

              简单而整洁的屋里亮着柔和的灯光,有些温馨的味道。

              餐桌上,放着叶晨给桑榆的那份【全国烟草公司下半年招聘考试卷纸及答案】,另有写满了娟秀字迹的一个笔记本,一支笔。

              桑榆坐到桌边,喃喃道。“放心吧小晨,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虽然这些题都很难,但我?#27426;?#21487;以考满分的!桑榆,小晨是那么的优秀,你也要加油才行!”

              桑榆专心致志的看起题来,时而勾画重点,做着笔记。

              叶晨就坐在桑榆对面,两人相隔极近,从她身上飘散出来的沐浴露芬芳的气息,以及御姐的体香,不断吸入叶晨的鼻腔,让他有些心猿意马,想入非非。

              啊——!

              隐身的状态,可真是刺激啊!

              叶晨不?#19978;?#21040;了那些网络小说中,拥有隐身异能的主角,偷香窃玉,纵意花丛,好不变态!

              以前是羡慕妒忌恨那些挂逼主角,现在自己亲自上阵,个中滋味,实在难以描述,感觉人生已经达到巅峰!

              再大大方方仔仔细细不眨眼的凝视着对面的桑榆——

              她穿的这件睡衣是V字型低胸领口,这样一来,优美而性感的锁骨,清晰可见,长发披肩而下,柳腰桃面。汹涌的波涛,胜过唐漠雪,林语溪,以及夏娅楠,能与莫晴分庭抗礼。

              自然嫣红的唇色,勾人的?#38590;郟?#19968;笑一颦不造作不经意间流露的撩人风尘气息,简直让天下男人分分钟犯罪!

              叶晨从来都不会否认,自己想啪桑榆。

              曾经多少个不眠之夜,她都会闯入梦境,搔首弄姿,自愿挑逗,叶晨总是会从梦中惊醒,然后尴尬至极的起床,慌手慌脚从衣柜里,重新拿一条干净的底裤。

              在叶晨心?#24656;校?#26705;榆的地位,足以同无数宅男心?#24656;?#24503;艺双馨的那位大人相提并论!甚至犹有过之!毕竟那位大人只会出现在电脑屏幕上,而桑榆?#35789;腔?#29983;生住在叶晨的对门!

              叶晨不觉得可耻,人之初,性本善!

              自从叶晨替桑榆搞定那笔高利贷,以?#21543;?#27425;假冒她的?#20449;?#21451;,两人的关系,已经悄然升温!

              冥冥中,叶晨有一种预?#23567;?#20182;多年以来,朝思暮想,梦寐以求的夙愿,很快就能实现了!

              让我们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

              策马奔腾共享人世繁华

              对酒当歌唱出心中喜悦

              轰轰烈烈把握青春年华

              ……

              就在这时,隐身符三分钟的时效,就快要过去了,为了避免?#26029;冢?#21494;晨赶紧默念了“隐身咒”。

              隐身符是一次性消耗物品,每一张的时效,是三分钟。但隐身咒不同,只要体内有足够的道炁能量,那么,隐身的状态,就能一直?#20013;?br />
              以叶晨目前的15缕道炁能量来讲,不说多,维持三五个小时的隐身状态,一点问题都没有!

              ‘罢了,榆姐正在聚精会神的看书学习,我?#27492;?#20063;洗完澡了,连睡衣都换上了,估摸着也不会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我还是回家吧。嗯——修道之人,本就应该查漏补缺,为人以善,?#24405;?#22825;下,还这天下一个方圆,如果用道术来干这种偷香窃玉的龌龊事儿,那与禽兽有?#21563;?#21035;?学这一身道术,也没有了意义!回家!明天把握好时间,早点过来!’

              不过,就在这时——

              突然,外面轰隆隆的雷声响了起来,紧接着,一道闪电划破了天?#30504;?#19981;一会儿,黄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打在城市的地面上,劈里啪啦直响。

              暴雨说来就来了。

              “糟了,下雨了!”桑榆慌忙站了起来,就要去关窗户。

              雨势很猛,越下越大,房顶上,街道上,溅起一层白蒙蒙的雨雾,犹如给这座城市,披上一层朦胧的白纱。

              ?#27426;?#31361;然之间,屋里的灯光,尽数熄灭。

              停电了!

              外面的路灯和LED灯也全部灭了,凄风苦雨,一点光都没有。

              屋子里就像泼了油墨似的,伸手不见五指。

              桑榆就好像是被黑色的?#24202;济?#19978;了眼睛,不敢随意挪动脚?#21073;?#29983;怕碰在什么东西上。

              她经过短暂的?#35270;Γ?#24456;快就从桌上,拿起手机,打开电筒。

              叶晨能够从她的眼睛里,看到明显的害?#38534;?br />
              “晕死了,怎么突然停电了,家里也没蜡烛啥的…”桑榆急得跺了跺脚,空调冷气停止工作后,室内的空气闷热到让人喘不过气来,这份窒闷让她的神经愈发焦躁不安,更是放大了暴风雨的凄厉与悚然,“我去楼上刘阿姨家,借根蜡烛……”

              桑榆用手机电筒照明,慌忙出门。

              叶晨想了想,便跟在她身后。

              桑榆径直出了门,便顺着楼梯到了楼上。

              叶晨住的这个安置房小区,每?#27426;?#27004;只有8层,街坊领居的关系都处得很融洽,时不时串个门啥的。不像那种拔地而起的超高层电梯公寓,邻里之间过于冷漠,缺少人情味。

              刘阿姨住桑榆和叶晨楼上,七十岁出头吧,身子?#33108;?#31639;?#24598;剩?#21069;几个月,她那患有老年痴呆的老伴,在外走失,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如今家里便只剩她一个,算是孤寡老人吧,怪可怜的。

              桑榆敲门,并喊道。“刘阿姨,刘阿姨在家吗?”

              不多时,门开了。

              刘阿姨手里端着一根蜡烛,站在门后。

              微光将她的面容照亮。

              那是一张年逾古稀的枯瘠脸庞,在这样的环境中看来,就像骷髅一样,给人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哟?小榆?”刘阿姨看到桑榆,眼中泛起一抹惊喜的表情。

              “刘阿姨,您还没休息啊?我来借一根蜡烛。家里忘买了。”桑榆很有礼貌的道。

              “行,小榆,一个人在家吧?”刘阿姨问道

              “是啊。?#39029;?#24180;都是一个人在家的,您又不是不知道。”桑榆笑道。

              “来,小榆,先进来再说。停电了,你一个女孩子,家里又没别人,挺害怕的吧?”刘阿姨笑着将桑榆迎进屋。

              ‘怎么刘阿姨这屋里,有股子?#27490;?#30340;味道呢?’叶晨嗅了几口,的确,在刘阿姨屋里,弥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味儿。

              下意识的,隐身状态下的叶晨,便随着桑榆一起,进了屋。

              刘阿姨把屋门关了。

              “小榆,你这么漂亮一?#23194;錚?#36523;材又好,怎么不找个?#20449;?#21451;呢?”刘阿姨走到桌边,将蜡烛放在桌上,随口问道。“先坐会儿,陪阿姨聊聊。阿姨和你也算是同命相连啊,一个人,也孤单寂寞,特别是晚上,想找个人说话都找不到,今天你来了,?#38376;?#38506;阿姨。”

              “哦,刘阿姨,?#20449;?#21451;啊,又不是说找就找的。”桑榆笑道,顺势坐了下来。“好啊,刘阿姨,我一个人在家,也提心吊胆的,就陪您一会儿吧。”

              刘阿姨摸到厨房,给桑榆倒了杯水过来,“来,闺女,?#20154;!?br />
              “谢谢刘阿姨。”桑榆?#25512;?#30340;道。

              “小榆,我看你最近白天也在家。没上班了?”刘阿姨问道。

              “嗯,刘阿姨,我最近赋闲在家呢。”桑榆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暂时不急着出去?#22812;?#20316;。”

              “哎,你这闺女啊,也怪可怜的。年纪轻轻,一个人从乡下跑到城里打拼,?#37327;?#19981;说,还得提防那些男人的坏心眼。”刘阿姨叹了口气。“你爸呢?最近没联系你?你爸的事儿,阿姨我也知道,太过分了,赌博这东西,一沾上就完蛋了,倾家?#24202;?#22971;离子散。”

              提到烂赌鬼父亲,桑榆?#29702;?#20013;也掠过一抹无奈与悲伤,“算了,刘阿姨,别提我爸了,他不联系我,我还活得更轻松。”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家长里短。

              叶晨在旁边?#32842;?#20102;好一会儿,终于,看向了桌?#31995;?#34593;烛。

              屋子里,那种?#27490;?#30340;味道,是这蜡烛?#24524;?#20043;后,散发出来的。

              “刘阿姨,时间不早了,我就不打扰您休息了。您借一根蜡烛给我吧,我还得回家熬夜看资?#31232;?#36825;个时候,桑榆就感觉眼皮子出奇的沉重。

              浑身倦意,揭?#25237;?#36215;。

              “呵呵呵…”忽然,刘阿姨笑了起来,笑得有几分诡异。“小榆,?#28909;?#20320;主动上了刘阿姨的门,那就留下来吧…”

              “刘阿姨…我…我怎么脑袋发沉,?#32440;?#37117;没力了…”这个时候,桑榆手一软,手里的水杯一下子就掉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因为阿姨在你喝的水里,放了药啊。”烛光下,刘阿姨的表情,阴?#30504;?#24471;意,森然…

              “刘阿姨,你…你……!”桑榆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但全身肌肉软绵绵的,根本就使不上劲。

              窗外的风更大了,雨也更大了,时不时响起雷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河南快3一定牛

          <th id="trzxh"></th>

                  <th id="trzxh"></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