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trzxh"></th>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119章 叶少也是大师啊!
              看到周家的人,气势汹汹走来,叶晨怡然无惧。

              毕竟,如今的他,也已经养成了一些气势,体内道炁能量流转,自有一种九天之云的超然,可俯瞰凡人!

              自?#27426;?#28982;,叶晨打开阴阳眼,直接看了过去。

              首当其冲的是周家家主,周炳!

              这周炳的额头,竟然是方的。

              要知道,通常人的额头都是圆的,而不是方的。额头方则贵!

              身为一大家族的掌舵人,身价数百亿,周炳的财帛宫,官禄宫,田宅宫,乃至于疾厄宫,都没有问题,都很好。

              唯一的缺憾,便是子女宫暗淡凹陷,这代表他儿女命运多舛。

              不过想想也对,老二周辉雄当众下跪磕头,颜面尽失。

              周辉力被榨成了人干,险些丧命,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

              还有个周辉逸,据说也是身患怪疾。

              走在周炳身旁的,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男子,打扮得有些英伦风,?#25104;?#30053;白,体?#25512;?#30246;,眼泡浓重,颇有点沐猴而冠的味道。

              旷天雄在叶晨身旁介绍道。“叶少,走在周炳身旁的,便是身?#31455;?#30142;的周辉逸。”

              叶晨轻轻点头,阴阳眼一扫!

              然后!

              瞳孔骤然收缩!

              他从周辉逸身上,看到了一些东西!

              “嗯?这个…”叶晨的脑筋,飞快的运转起来。

              “叶晨,怎么啦?”林语溪在一旁问道。

              下一刻——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儿…我知道了…哈哈哈哈…”叶晨忍不住狂笑了起来。

              “叶晨,你笑什么啊?”林语溪疑惑不解。

              “叶少,您这是?”旷天雄忐忑问道。

              “没事儿…我没事儿。”叶晨竭尽全力,收敛情绪,让自己不再发笑。

              此时,叶晨已经弄清楚,周辉逸的所谓怪疾,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的确很怪。

              但太搞笑,太滑稽,也太……恶心了!

              “小伙子,听说,你在新天地,让?#21494;?#23376;辉雄当众下跪磕头…你这是不把我们周家放在眼里啊。”周炳?#27465;?#26497;深,走到叶晨面前的时候,已然是将敌意藏匿了起来,面沉如水。

              周辉雄则是用一种恨不得将叶晨碎尸万段的眼神,死死盯着叶晨。

              “有的事情做了,就得付出代价。”那周辉逸,也是阴恻恻的看向叶晨。

              “你自身难保,就别在我面?#30333;?#36924;了。”叶晨不屑道。

              “你!”周辉逸勃然色变。

              “好啦,辉逸,今天你是来请左大师治病的,就不要节外生枝了。”周炳淡然道。

              然后,他对叶晨笑了笑。“小伙子,听辉雄说起你的事,我也承认,你的确有些手段,不过,你记住,过刚易折。一个年轻人,纵然有些手段和运气,但也不可能一辈子?#29615;?#39118;?#24120;?#24635;要为年轻付出代价的。一时的风光,只不过是昙花一现,最后拼的,还是修养,能力,经验,?#33258;蹋?#20197;及为人处世之道。”

              “周老板,是不是有些误会?”旷天雄眼珠子不停的转动。

              他已经看出来了,叶晨和周家的梁子,似乎挺大的。

              “没有误会。”周炳冷笑了一下。“是这个小伙子,年轻气盛,做了一些不太体面的事情。”

              “你说这么多废话,有什么意义?”叶晨无语的道。“对了,如果不是?#39029;?#25163;,你儿子周辉力早就死翘翘了,说起来,我还是你们周家的恩人。”

              “辉力的事,没那么简单,我会彻查清楚的。现在他说话疯疯癫癫的,做不得准。”周炳漠然道。

              然后,他看向旷天雄,“旷老板,你和这位,是朋友?”

              旷天雄心念电转!

              周炳是在逼他表态了!

              ‘妈的,周炳,你可真是阴啊!不过,得罪了周家,老子不至于就混不下去,顶多就是不和周家做生意了,要是得罪了叶少,那是要掉脑袋的事啊!’

              “周老板,我和叶少,不是朋友。”旷天雄极为诚恳的道。

              “哈哈哈哈~~~”周炳忍不住大笑起来,并用?#20197;擲只?#30340;表情,看向了叶晨。心说,小子,你还太嫩了,现在,你知道墙?#20809;?#29426;散是什么意思了吧?在我周家的压力之下,谁敢站你?

              岂料,旷天雄却是接着说道。“我还不配做叶少的朋友。我旷天雄有自知之明,没有?#27465;?#36164;格。不过,我希望,有朝一日,叶少能够将我当成朋友,那将是我毕生最大的荣耀!为了这份荣耀,我旷天雄,赴汤蹈火,?#25991;?#28034;地,在所不辞!”

              说完,旷天雄对着叶晨,微微一欠身。

              叶?#24656;?#36947;,旷天雄是在表忠心了。

              而周炳?#25104;系男?#23481;,却是骤然凝固了起来,变得十分难看,就像是被打了脸一样。

              “好啦,周老板,左大师已经被安置在了包间里,咱们也进去吧。”旷天雄笑道。“今日,有幸拜见左大师,?#28909;簦?#33021;够请他,替我算上?#22238;裕?#37027;可是天大的造化了。”

              “呵呵,旷老板,你想太多了,今日,若非我周家的邀请,左大师必不会踏入盐市,想求他算卦,并不是有钱就可以的。走吧!”周炳不阴不阳的说了一句。

              众人呼啸进入酒店。

              午饭。

              旷天雄安排了好几个包间。

              叶晨,林语溪,两?#35828;?#29420;一个包间,倒也清净。

              “叶晨,等会儿你要去见?#27465;?#24038;大师吗?”林语溪好奇的问道。

              “嗯,我去见见所谓的玄学大师。”叶晨笑道。“不过,语溪,吃完饭,你先走。”

              “啊?叶晨,我还想陪你去见左大师呢。”林语溪道。

              “你去了,不方便,因为——”叶晨笑了笑。?#26263;?#20250;儿左大师要给周辉逸治病,而?#27465;?#21608;辉逸患的,是难言之隐,你是女孩子,不方便的。”

              “啊?#30933;?#35328;之隐?”林语溪满脸狐疑,但也不再多问。“好吧,?#39029;?#23436;饭就回学校。”

              吃饱喝足。

              旷天雄敲门进来。

              “叶少,周家的人已经去了左大师的包间,您也去瞧瞧吧。”旷天雄谄媚的邀请道。

              顿了一下,他对林语溪道。“林小姐,您是女孩子,倒有些不方便去了。”

              “叶晨,还真被你说中了。”林语溪惊道。

              “好,我去见见左大师。”叶晨站了起来。

              当下,旷天雄带着叶晨,到了楼?#31995;?#19968;个包间。

              这包间非常大,古色古香,陈设虽然简单,但是摆放得倒是颇有点禅意。

              在一张?#36212;?#21518;面,坐着?#24187;?#20185;风道骨的唐装老者,三缕长须,气度不凡,随随便便的坐在那里,便似乎与周围的空气,融为一体,又仿佛与包间里的那一?#24555;?#24847;,不?#30452;?#27492;。

              的确是得道高人的派头。

              只不过,老者的眼神,也太过冷傲了,有一种瞧谁都瞧不上眼的感觉。

              这便是那左大师了。

              ‘呵呵,一看这造型,就?#27465;?#35013;逼犯啊…’叶晨心里乐呵了。

              此时,周家的人,?#23478;?#32463;来到了包间?#26657;?#20182;们如坐针?#20445;?#30475;着那左大师,已经完全被折服了,连大气都不敢吐一口。

              旷天雄带着叶晨,轻手轻脚的走进来,找了个座位,让叶晨坐下,他则是站在了叶晨身旁。

              左大师自顾自的喝着茶,连眼睛都没有抬一下,架子极大。

              ?#30333;蟆?#24038;大师…”终于,周炳憋不住了,站起身来,“能否…能否为犬子辉逸,算上?#22238;浴?br />
              “天地万物,相生相克,就像一张横贯虚空的棋盘,执棋者为天,我等修道之人,便如观棋者,观棋不语,这是规矩,多言引天怒,这便是所谓的天机不可泄露。”左大师终于抬起头来,一脸莫测高深的表情。“多做好事,莫?#26159;?#31243;。”

              当场之人,都有些懵逼。

              叶晨也是对这左大师,惊为天人——‘?#22278;郟?#21385;害,太厉害了,同样是装逼,人家这?#26263;?#26377;技术含量啊!一套一套的!’

              叶晨自愧不如。

              “叶少,左大师的话,是什么意思啊?”旷天雄满脸迷惘的看着叶晨,低声问道。

              “意思就是不想给谁看相算卦。或者说周家的钱没给够。”叶晨笑了笑。

              “那么…还请左大师,为…为犬子辉力看看他的怪疾…”周炳脸上虚汗直?#21834;?#36825;个身价数百亿,一?#30097;?#19994;航母的掌舵人,?#31449;恐?#19981;过是凡人一个,在那左大师的逼格与气场之下,紧张得像是课堂上被老师提问的学生!

              “症状是什么。”左大师问道。

              “辉逸,你自己说!都说出来,不要讳病忌?#21073; ?#21608;炳连忙道。

              “是。”周辉逸站了起来,看向左大师,鼓起勇气道。?#30333;?#22823;师,我近年来,老是浑浑噩噩,恍恍?#20415;保?#27599;天晚上会梦游,还有,每天晚上鬼压?#30149;!?br />
              周辉逸叙述着病情,脸上却是心惊胆寒的表情,“明明每天吃了很多东西,还请了专门的营养师,但身体一天比一天瘦,最…最…最…?#29616;?#30340;是…”

              周辉力似乎有些难?#20113;?#40831;。

              “说!”周炳厉声道。

              “好…好的。”周辉逸一咬牙,也是豁出去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再忌讳。?#30333;?#22823;师,就是,我在?#20449;?#20043;事方面,需求却是与?#31449;?#22686;,这一点,我十分困惑。其实,?#20063;?#19981;是一个贪花好色之徒。”

              周辉逸也甚是苦恼。

              “无妨。”左大师神色自若,探手入?#24120;?#21462;出一物。“周家少爷,听你?#29615;?#25551;述,倒是被小鬼缠身的症状,待本大师法眼一观,阴魂鬼物,自然无所遁形。”

              ?#24739;?#24038;大师取出来的,乃是一片干枯的叶子,在那叶子之上,写满了符文。

              “哦?”叶晨愣了一下,嘴角噙起一抹笑意。

              这是风干的柳叶——柳叶极阴,取新鲜柳叶,在坟地挖坑,掩埋,再用露水浸泡三天三夜,晾干之后,写上符文,用其擦拭眼皮,能够在短时间内看见阴魂鬼物。

              但效果比起阴阳眼,颇为不如。

              就连现形符也不如。

              ‘我特么还以为是什么大师,连阴阳眼都没开,现形符也没有一张,也敢跑来装大尾巴狼,大肆圈钱?’

              叶?#24656;?#25509;打开阴阳眼,看向那左大师。

              ?#24739;?#22312;他体内,倒也有道炁能量的存在,但比较微弱。

              叶晨判断,左大师体内的道炁能量,大约就是2缕左右,绝对不会超过3缕。

              这时,左大师已经用风干柳叶,在双眼皮上,连续擦了几下,然后凝眸看向周辉逸,眼中幽光溢出。“周家少爷,你命宫鬼气缭绕,周身阴气溢出,的确不是患了病症,而是与阴魂鬼物有关。不过——”

              “奇怪,奇怪,你却并没有被鬼上身。”左大师纳闷道。“难不成,是中了什么鬼术?”

              就在这时,叶?#24656;?#20110;憋不住了,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

              一时间,所有人,包括那左大师,都是用极为不满的目光,?#19978;?#21494;晨。

              “哦?少年,你似乎对本大师的话,极为不屑啊。”左大师表情阴沉如水。

              “你!你!滚出去!”周炳气急败坏。

              “你简?#26412;?#26159;一派胡言,狗屁不通。”叶晨实话实说道。“这个周辉逸,本来就是被鬼上身了,只不过,你道?#26143;常?#30475;不出来罢了。”

              “岂有此理!少年人,你简?#26412;?#26159;不知天高地厚!”左大师怒极而笑。“本大师纵横川省,各?#29359;緩狼?#20043;若?#20572;?#35841;敢不服?#30933;?#36825;黄口小儿,跳出来信口雌黄,你懂什么?”

              顿了一下,左大师尖声道。“你若能证明,周家少爷,果真是被鬼上身了,本大师给你端茶递水!亲自赔不是!你若不能证明,嘿嘿——本大师可放你不过!”

              “嘿嘿,诸位,忘了告诉你们,这位叶少,那也是大师啊!”事到如今,旷天雄也只好对叶晨力挺到底了。

              他也是在赌。

              “这又有?#25991;?#21602;?”叶晨笑了笑,直接取出一张现形符,一丝道炁能量涌出,将符篆烧成?#21307;?br />
              一道金光爆出。

              直接把周辉逸,全身照?#29467;?#20142;!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河南快3一定牛

          <th id="trzxh"></th>

                  <th id="trzxh"></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