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trzxh"></th>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 第21章 桑榆的窘境
              叶晨一进屋就看到桑榆像?#36215;人?#30340;瑟缩在沙发上,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今晚,桑榆穿了身居家服,却也是难掩她那惹火的身材。

              不吹不黑,桑榆?#27465;?#21160;人的尤物。

              美艳的眉眼,勾人的眼波,永远嫣红的唇色,火爆的身材…

              如果说,林语溪代表了初恋般的青涩,女警莫晴代表了冰山雪莲般的矜贵,那么,桑榆便是代表了性感与成熟。

              她甚至有一丝丝撩人的风尘气息,放在古代任?#25105;?#20010;青楼,恐怕都是?#25918;疲?br />
              当然,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桑榆?#27465;?#37027;一行的。

              叶晨和她也算是老邻居了,这些年来,也从没见过她带过任?#25105;?#20010;男性回家。

              桑榆落落大?#21073;?#22312;生活中开得起玩笑,待人?#28216;?#20063;一团?#25512;?#21644;叶晨的关系,处得不算差。

              房里,除了桑榆之外,还有三个男人。

              大马金刀坐在餐桌旁的,是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男子,国?#33267;常?#30475;起来有些儒雅,但眼神中,蛰伏着一股阴鸷狠?#20445;?#25972;个人就好像一条冰冷择人而噬的毒蛇!

              危险!

              叶晨从他身上,感觉到了极?#20219;?#38505;的气息!

              这种危险,远远超过了武强,超过了四大痴汉,甚至于,超过了背负着五条人命的通缉犯曹德光!

              ‘我勒个擦…这家伙?#27465;?#29408;角色啊~~’叶晨心里咯噔了一下。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就怕了。

              现在的叶晨,也算是养成了一丝?#31185;?#21183;,不再是以前?#27465;?#38391;骚的怂包了。

              餐桌附近的地板,布满了摔碎的花瓶,碗碟,一片狼藉。

              ‘榆姐就?#27465;?#26222;通女人啊,怎么会招惹上这种狠人?搞不懂…’叶晨也是一头雾水。

              中年男子正在专心致志的修剪一支雪茄,对于突然闯进来的叶晨,毫不在意。

              甚至可以说,他无视了叶晨。

              呵呵呵,无视,这是比詈骂和殴打更深层次的侮辱。

              站在中年男子身后的,是两个膀大腰圆的赤膊壮汉,胳?#26448;?#26377;成年人大?#21364;鄭?#24067;满了花花绿绿的纹身,一身爆炸性的肌肉,极具视觉冲击力,也不是?#23376;?#20043;辈啊!

              “滚出去。”其中一个壮汉,看着叶晨,就好像是在看一团死肉。

              叶晨没搭理他,直接朝桑榆跑了过去。

              “小晨?”桑榆抬起泪水滂沱的?#19968;?#30524;,看了叶晨一下,有点诧异,然后赶紧说。“你赶快回去~~小晨,这是我的私事,你别管,你回去?#26705;?#24555;,不然,我怕他们伤害你…”

              “不是啊,榆姐,我看你都快哭得岔气了,究竟出了啥事儿?你快告诉我啊。”叶晨连忙问道。

              “臭小子,你听不懂人话?让你滚出去!”那壮汉声音拔高几度,杀气腾腾的对着叶晨吼啸。

              这时,那正在修剪雪茄的中年男子,抬了抬手,示意壮汉不要说?#21834;?br />
              他终于抬头看了看叶晨。

              从一进屋开始,叶晨就表现得不卑不亢,中年男子阅人无数,倒是觉得叶晨似乎有那么?#27426;?#28857;意?#32908;?br />
              叶晨索性便是坐在了桑榆身旁,“榆姐,你倒?#27465;?#35785;我啊,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以前你挺照顾我的,现在我也不能见死不救?#26705;?#26159;不是他们欺负你?”

              叶晨还是很真?#31995;摹?br />
              一则,街坊邻居之间,相处久了,还是有感情的。

              再者说,桑榆这种娇花般的女人,那是需要怜惜的。

              曾几何时,多少个夜晚,叶晨脑子里都是幻想着搔首弄姿的桑榆,一阵哆嗦之后,进入贤者状态。

              俗话说,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况且桑榆对叶晨可不是滴水之恩那么简单,至少——嗯,能有装满一个矿泉水瓶子那么多的恩情?#26705;?br />
              现在桑榆有难处,叶晨肯定是要?#22659;?#26469;的。

              或许是叶晨的真诚感染了桑榆,又或许是她需要宣泄…

              当下,桑榆又是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把前因后果告诉了叶晨。

              原来,桑榆的命真的很苦。

              她老家是盐市郊区农村的,早年丧母,十几岁便到城里打工,而她的父亲,是一个烂赌鬼,还特么逢赌必输。

              这些年,桑榆挣的钱,?#36127;?#37117;拿给她父亲填窟窿,还赌债了。

              她一个人兼职几份工作,真的是很累。

              最近,桑榆的父亲,?#25351;?#22905;捅了个大篓子。

              他居然去借了高利贷!

              如今,他倒是抹干吃净跑路了,?#35789;?#23475;苦了桑榆,债主找到了她,亲自登门要账。

              今晚过来催账的中年男子,乃是盐市一家极大的?#40529;?#20844;司老板。

              所谓的?#40529;?#20844;司,说白了就是民间借贷,高利贷。

              叶晨听说过这家?#40529;?#20844;司,坊间传闻,老板心狠手?#20445;?#25163;底下催账的打手不下百人。

              泼?#25512;幔?#21628;死你,泼粪,封门,非法拘禁,甚至于致人伤?#23567;?#20652;账手?#25991;?#26159;五花八门,层出不穷,不是普通老百姓惹得起的。

              盐市经济繁茂,各种跨国集团林立,同样,也滋生出不少的地下势力。

              这?#40529;?#20844;司幕后,便是有着盐市最大的一股地下势力在操控。

              “小子,故事听完了,你还准备管闲事么?”那中年男子,终于是对着叶晨笑了笑。“不过,我奉劝一句,你若是?#27426;?#35201;管闲事,最好是先掂量掂量自己有?#38468;?#20960;两重。一个不好,可是要死人的。”

              说话间,中年男子的眼神,也是锁定住了叶晨。

              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霸道,睥睨,犀利,冷漠!

              要是以前,叶?#24656;?#33021;在这种大佬面前匍匐颤抖,一个不小心就被碾成粉碎,?#19978;?#22312;嘛,他要符有符,要鬼有鬼,还有一些技能傍身…

              大不了就?#27465;桑?br />
              “额…这个…”叶晨挠了挠头发。“有话好好说嘛,犯不?#29260;?#36127;一个女流之辈。”

              “好,很好。小子,你倒是沉得住气,在你这个年龄,敢这样和我说话的人,很少。”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好,给你一个面子。我们就讲讲道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是这个道理?#26705;俊?br />
              “额~~这个是。”叶晨并不否认。

              “父债子还,自古有之,对?#26705;俊?#20013;年男?#26377;?#20102;笑。

              “?#24187;?#30149;。”叶晨点头。

              “她爸向公?#31384;?#38065;,数额比较大,所以我今天亲自过来处理。你知道她得还公司多少钱吗?”中年男子眼睛微微?#24187;小?br />
              “我不知道。”叶晨耸了?#22987;紓?#30475;向桑榆。

              桑榆也茫然摇头,“他们说要还几百万…我还不起…小晨,算了,你别管了,大不了…大不了……”

              桑榆眼中,猛然掠过一抹决绝之色,就好像是在刹那间做出了某个悲壮的决定。

              “榆姐,你?#32570;?#24613;嘛。”叶晨赶忙安慰道。“没事儿,我?#27426;?#20250;帮你的,我发誓。”

              “你?”桑榆愣了一下,下意识摇了摇头,不过,心里?#35789;?#33707;名其妙涌起一股二十多年来,?#27704;?#27809;有过的感动。

              “听着,我们不是黑涩会,我们是公司,每一?#25910;?#37117;是清清楚楚明明?#35013;?#30340;。连本带利,500万。”中年男子站起身来,赫然,从他身上,爆发出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势,让得这个房子里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起来。“今天就必须还钱!还不上钱,就肉偿!”

              他用豺狼般凶残的目光,直视桑榆。“你的颜值身材,都是上上之选,?#32479;?#30528;你这幅皮囊,公司可以给你机会。今晚就去公司旗下的夜总会上班,卖肉!什么时候卖够了500万,我就还你自由身。”

              顿了一下,他又看向叶晨,语气之中带着无尽的压迫,“你要么帮她还钱,要么就滚出去。听懂了吗?”

              这个时候,桑榆不哭了,神色也坦然了,她竟?#24187;?#26080;惧色的看着中年男子,“我没钱,我也不会去卖,你们杀了我吧。反正我?#24598;?#20102;,我不想活了,我想死。拿我的命去?#32456;?#21543;。”

              “榆姐你别说傻话,犯不着。”叶晨淡定的拍了拍桑榆的肩膀。

              “嘿嘿,你又不是皇帝,你的话,也不是什?#21767;?#31185;玉律。今天没钱还给你,我也不会滚。”叶晨忽然摇着头笑嘻嘻的说道。“你们呢,也不要太嚣张了,高利贷,本就是违法的,不知道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赚这种黑?#37027;?#36824;是低调点?#26705;?#36825;个世界上,你们惹不起的人多着呢。”

              听到叶晨的话,桑榆有些懵…

              怎么回事?今天的小晨,好像和以往不一样了!

              “哦?”中年男?#28216;?#24494;动容,眼角肌肉,抽搐了几下,在这一刻,他居然感觉到,眼前这个?#27492;?#20154;畜无害的少年,刹那间,竟让他有些看不透了!

              顿了一下,中年男子对着身后的两名壮汉吩咐道。“你们一起上,先把那小子扔出去。当心点,他有些古怪。”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河南快3一定牛

          <th id="trzxh"></th>

                  <th id="trzxh"></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