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trzxh"></th>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江山如此多姿 > 第234章 酒后吐真言
              “OK,可以了。”

              当高媛媛将手中的瓷盘放在铺了洁白?#21862;?#30340;桌上时,任平生真的震惊了。

              薰衣草煎的小牛?#29275;?#34255;红花芝士意粉、柠檬片蒸银鳕鱼、还有一盆汇聚了火龙果、香蕉、甜橙、金橘、?#36824;?#30340;什锦沙拉,这些食物不但香气扑鼻,而且色泽鲜艳动人,再加上高媛媛别出心裁的摆盘,组合在一起,构成?#29615;?#20196;人胃口大开的画面。

              虽然这一桌都是纯粹的西餐,但高媛媛的手艺相当不错,任平生每样菜都尝了几口,样样都让他赞不绝口。

              尤其是那小牛?#29275;?#21098;得外焦里嫩,火候和熟度都掌握得恰到好处,任平生吃了第一口,就觉得有股特别的香味,是他在外面吃饭时尝不到的,他再吃了几小块,动容道:

              “你这牛排很特别呀,五星级酒店的都做不出这种味。”

              高媛媛解开身上的围裙,在任平生对面坐了下来,她玉手轻持长颈红酒瓶,将暗红色的液体分别倒入两人面前的长脚杯中,微笑道:

              “当然特别了,我煎这两份牛?#29275;?#29992;了半瓶上好的智利Carmenere红酒,光这个红酒的价格,就比牛排要高几倍,哪家五星级酒店敢这么挥霍。”

              任平生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奇道:

              “红酒还可以用来煎牛?#29275;俊?br />
              高媛媛轻轻摇了摇高脚杯中的红酒,解释道:

              “牛排要讲究肉质娇嫩好入口,但过嫩的肉?#37322;?#24448;汁水少,煎后显得干燥发柴,红酒富含大量丹宁和酸性物质,可以中和牛排的肉质,让汁水更加充分,更好入口,吸收了红酒的牛?#29275;?#26377;更多风味物质,吃起来也更美味。”

              任平生虽然自负见多识广、博闻强记,但高媛媛有关红酒牛排的解释听起来却很新奇,她这一套吃的理论听得一愣一愣的,心中对她的仰慕与好奇又加深了一层。

              “真没想到,你对吃的都这么讲究,手艺还这么好。”

              任平生忍不住叹道。

              高媛媛微笑着接受了任平生的赞誉,她柔声道:

              “我妈妈?#26377;?#23601;教导我,女孩子?#27426;?#35201;懂做饭,这样才会抓住男?#35828;?#24515;。”

              任平生摇摇头道:

              “你妈妈想多了,你就算不会做饭,也足够抓住男?#35828;?#24515;。”

              男人这么明目张胆的夸奖,让一向淡定的高媛媛都有些不好意思,她举起红酒杯浅浅地饮了一口,掩饰玉脸上泛起的酡红,笑道。

              “你嘴巴抹蜜了吗,这么甜?”

              任平生看着红酒杯后那张笑靥如花的玉?#24120;?#35843;笑道:

              “这要怪你。”

              高媛媛脸上露出意外的神情,她不解地问道:

              “哦,怎么怪我了?”

              任平生一边咀嚼着牛?#29275;?#19968;边漫不经心道:

              “谁?#24515;?#25226;牛?#20598;?#24471;这么甜,我嘴巴当然也甜了。”

              高媛媛微蹙细长的黛眉,有些疑惑地反问:

              “我?#29615;?#20102;红酒,怎么会甜?”

              她边说?#29275;?#36793;动手切了一小块,放入口中细细品尝。

              看着高媛媛红唇微启间,洁白如玉的贝齿轻咬着暗红色的肉条,那优雅动?#35828;?#23039;态令任平生目醉神迷。

              但任平生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你还真上当了,我跟你开玩笑呢。”

              高媛媛也发觉自己误会了,玉脸上露出好气又好笑的神色,随后拿起桌上的调羹敲了敲任平生的手掌,嗔道:

              ?#38712;?#36825;?#27492;?#35805;,当心没朋友做。”

              看着高媛媛轻嗔薄怒的样子,别提多诱人了。

              任平生忍不住抓住她握着调羹的纤手,柔声道:

              “不做朋友?#36824;?#31995;,只要做女朋友就好。”

              他前面一直嬉皮笑脸的,这时突然变得很诚恳的样子,语气也出乎意外地温柔,即便是心理素质极佳的高媛媛,都不由得娇躯轻颤,她犹豫了半会,不知是否应该将手从男人掌中挣脱,但就这半刻的犹豫,让任平生抓住了机会。

              眼看着自己的小手已经落入男人手中,高媛媛索性不作挣扎,她轻轻地瞟了任平生一眼,嘴角含笑道:

              “你这是算表白吗?”

              任平生只觉得自己掌心中触手之处柔软?#34224;牽?#24688;是刚抽枝的水仙花瓣般,令他心神荡漾。

              握着高媛媛的纤纤玉手,像是握着了整个世界一般,任平生充满自信地答道:

              “我还需要表白吗,昨晚你不都承认了。”

              任平生这一波波的攻势让高媛媛有些招架不来,她?#28216;?#35265;过哪个年轻男子能够在她面前保持如此平稳的心态,能?#25381;?#22905;针锋相对、相互抗衡,而且偶尔还能占到上风。

              不过,任平生越是这样,高媛媛就越觉得新奇有趣,这个男人与她所见的那些都截然不同,他那神秘莫测的身份背景,非比寻常的发家历程,纵横捭阖的交际手腕,以及料事如神的先见之明,都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与他相处时那种轻松随意的氛围,也让高媛媛十分享受。

              要不是有这些因素在,高媛媛也不会在饭局上配合任平生,也不会在他酒醉后照顾了一宿,也不会专程为他做这顿饭。

              所以面对着任平生咄咄逼?#35828;?#38382;话,高媛媛?#30343;?#24494;嗔道:

              “那不过是给你留点面子,你别得意太早了。”

              任平生挑挑眉,露出一脸不在乎的神情道:

              “你就招了吧,我看咱俩最?#40092;?#19981;过了。”

              他一边说?#29275;?#19968;边不知不觉中把身子挪到了高媛媛身边。

              任平生?#23047;?#36234;近,双目欣赏着高媛媛峰?#25512;?#20239;的侧面曲线,鼻间传?#27492;?#36523;上独有的浓郁香气,嘴里的呼吸都快要喷到她吹弹得破的娇嫩肌肤上了,直到高媛媛用尖尖的指甲戳着他的肩膀,这才停住入侵的动作。

              任平生这种得寸进尺的举动,让高媛媛大觉吃不消,她赶紧往旁边移了移,嗔道:

              “谁跟你?#40092;?#21834;,厚脸皮。”

              任平生见自己这招对高媛媛很管用,索性摆出一副很认真的姿势,双目紧盯着那对美丽的杏目,温柔地道:

              “当然是你呀。”

              不过,这次他并没有收获预料中的结果,高媛媛身?#28216;?#24494;向后倾,芊?#23039;?#33218;有些防御地抱在胸前,眼里带着玩味的神情道:

              “呵呵,不过你昨天晚上嘴里念叨的,可不止一个名字吧。”

              任平生有些尴尬,他昨天醉得不省人事,并不清楚那一夜究竟说了什么,高媛媛跟他同床一夜,要是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肯定都被她听在了耳中,自?#21512;?#22312;对她撒谎也不是,不撒谎也不是,所以不好回答这个问题。

              但从高媛媛的?#20174;纯矗?#22905;对这回事看得蛮重的,难道她吃醋了吗?

              任平生呵呵一笑,想掩饰过去。

              “我昨天喝醉了,说得都是胡话,你不会当真吧?”

              高媛媛显然很乐于看到自己占据了上风姿态,她微微耸耸肩,笑道:

              “酒后吐真言。”

              任平生被她的目光逼迫?#27308;?#19981;了,只好举手投降道:

              “好啦,你想问什么,就问吧。”

              高媛媛姿态优雅地举起高脚杯,轻轻饮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笑得如盛开的?#20498;澹?#22905;轻声道:

              “有几位?”

              任平生皱皱眉头,决定不在这个问题上撒谎,他伸出三个手指摆了摆。

              高媛媛显?#27426;?#36825;个数字并不惊讶,她嘴角带着一丝琢磨不透的笑意,继续问道:

              “包括左筱潇吗?”

              任平生被她这一问,问得快要趴下了,他苦着脸道:

              “拜托,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当然不包括她了。”

              听到任平生提起左筱潇的神态与姿势,高媛媛杏?#24656;?#20284;乎闪过一丝光芒,表情?#33756;?#20046;变?#27308;?#32531;起来,她伸出水仙花瓣般柔白纤指?#28982;?#36947;:

              “?#33756;?#19968;个,姓江的女人算一个。”

              任平生对高媛媛很确定地说出那两个名字,并没有感到太多的惊讶,以她的慎密心思和高家的能力势力,要想查到与任平生有亲密关系的女人,并不困难。

              只不过高媛媛对左筱潇如此在意,倒是让任平生颇感意外。

              据他所知,高左二女在前?#21862;?#27809;有什么往来和纠葛,高媛媛也不像是会与左筱潇发生恩怨的人,她对这个名字如此敏感,难道是因为自己?

              任平生脑海里想着往事,高媛媛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她继续追问道:

              “还有一个,不是左的话,你还没交待清楚。”

              对于这个问题,任平生根本无需逃避,他抬起头迎上她那对清澈的眸子,很认真地道:

              “那个女孩姓高,她排第一位。”

              高媛媛默然不语,这个答案显然出乎她的预料,但显然给她平静的心态造成很大的波动,可以看到她娇躯很明显地颤动了一下,杏目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看了过去。

              两?#35828;?#30446;光在此?#25506;?#27719;到了一处,这?#38405;信?#19968;直以来都抱着虚虚实实的态度在对话,唯有此刻,彼此才相信对方口中所说的发?#38405;?#24515;。

              这两人,就像一通窖藏多年的红酒一般,终于发酵到了最?#40092;?#30340;温度和湿度,此时在没有比开启品尝更为恰当的做法了。

              任平生看出高媛媛此时内心的波动,他也不失时机地抓住这点波动,慢慢地将自己的双唇凑了上去。

              而高媛媛也像是?#20004;?#22312;红酒发酵的气氛中,她微微仰起臻首,杏?#24656;?#27700;汪汪的一片,两片红唇微微翕动,似乎也在期待着什么?

              两人逐渐靠近彼此,都能听得到对方愈发俞?#36125;?#30340;呼吸声。

              眼看着任平生快要贴上那两片湿润的红唇,一根又细又长的柔白纤指挡在了中间,阻止了男人进一步的行动。

              高媛媛眼中再次恢复原有的清?#28023;?#22905;微微摇摇头,嫣然一笑道:

              “不是今天哦。”

              任平生有些?#27809;冢没?#33258;己刚才没有直接亲上去,否则接下来的场面就很不一样了。

              但此时再谈?#27809;?#24050;晚,他也不是那种急色的人,所以任平生?#30343;?#32824;耸肩道:

              “下一次?”

              高媛媛?#37202;?#36523;来,她已经完全恢复了一向示?#35828;?#20919;艳模样,表情冷淡而又矜持。

              她轻轻挎起双C标志链条包,很有礼貌地道别,话语里有一种明显的疏远?#23567;?br />
              ?#38712;?#35828;吧,张叔叔的车已经来了,我先走了。”

              任平生没有再多说什么,目送着高媛媛像一只白天鹅般踩着优雅的步伐走出别墅,坐上那?#26223;?#36842;A6L离去。

              他嘴角不由地露出一丝微笑。

              这游戏,越来越好玩了。

              他?#28216;?#20687;此刻一般,?#37322;?#24471;到高媛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河南快3一定牛

          <th id="trzxh"></th>

                  <th id="trzxh"></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