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trzxh"></th>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商途 > 第521章 很难说
              ?#28909;?#32993;林都说了市局那边现在除了他以律师身份能见韩峰之外其他人一概都不?#24066;?#35265;面那钟允和徐音也不好强求只能先在?#25512;?#39277;店安顿下来等着晚上陆墨打电话过来

              白素帮着两人安顿好之后就迅速离开了

              现在韩峰出了事公司那边就靠她和陆芳儿他们几个顶着着实也是无法再分心去照顾其他

              自从韩峰出事不少原本就嫉恨韩峰的人和公司都在暗中趁着这个时候拼命作妖落井下石所以现在公司的状况很不好每天都有闹事的不说这几天连特种设备监测部门还有消?#21862;?#38376;都来凑热闹了鸡蛋里挑骨头不说还要求韩峰大厦的整个电梯系统都换掉消防这一块也要整改先不说如果都按照他们要求的来这里面的花费要多少光说这人力方面目前?#36879;?#19981;上但现在这个当口上白素他们除了?#20384;?#23454;实按照他们的要求来之外也别无他法若是再横生枝节恐怕公司真的要完蛋了

              所以白素这两天心中也是有苦难说只能咬牙撑着

              不过不幸?#22411;?#24184;的是虽然现在事情闹得这么大但无论是志?#37117;?#22242;还是红树集团都没有出现那大难临头各自飞的状况虽?#29615;?#24535;远和饶樱若这几天都是沉默的态度并未提供什么帮助但对于白素来说他们在这个时候没有来添乱其实已经是很不错了

              毕竟商场上的合作又有几个是有真心实意的大部分都是利益的驱使罢了所以在这个时候冯志远和饶樱若那边都能沉得住气已经是很义气了

              尤其是饶樱若那边

              她不同于冯志远对集团的掌控力很弱韩峰出事后股东们的声音很多都是要求红树集团?#39277;ɣ?#36319;韩峰大厦划清界限免得在这个时候被波及红树集团的实?#25910;?#26435;人柳之成虽?#24187;幻?#30830;表达出这个意思但他并没有制止其他股东这其实也是一种态度了但这些都被饶樱若压了下来这一点即便是白素都能想象得到饶樱若在这一过程中承受了多大?#38590;?#21147;

              而冯志远那里他对志?#37117;?#22242;的掌控力?#28982;?#26159;很强大的他没表态之前其他股东即便有想法也是不敢说出来的

              所以虽然现在公司闹事的不少还有各种政府部门前来刁难但只要这两?#36824;?#19996;能稳得住那韩峰大厦的根本还是能稳得住的

              这也是白素能咬牙撑下去的两个重要原因之一

              而另外一个原因是韩峰?#36816;?#30333;素是有恩的当初若不是韩峰及时出手她可能就已经毁在了那个混蛋谭耀威?#25512;?#27743;区区长丛俊两人手中了再加上自从到韩峰身边工作之后韩峰也一直很尊重她对于白素来说被尊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当然这些缘由都没人会知道

              这两天已经开始有公司打电话过来接触她希望挖她过去都?#20976;?#26524;断拒绝了渐渐的?#30340;?#24050;经开始有一些风言风语传出来说白素这个秘书做得太到位已经到位到床上去了所以才会如此不离不弃

              对于这些传言白素只当?#25970;?#26377;听到

              当初在谭耀威身边的时候类似的风言风语她也不?#25970;?#21548;到过她其实?#23478;?#32463;习惯了

              这个社会就是这样?#27492;?#20154;人都言笑晏晏实际上那一张张的笑脸背后不知道藏着多少龌龊心思

              而像韩峰这般心思纯净的大概已经算是凤毛麟角了

              白素一路想着这些驱车回到了公司楼下刚下车就被人拦住了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面孔她皱起眉头有些不悦地?#23454;?#20320;来干什么?#20426;?br />
              穿着一身笔挺西装颇有几分人模?#36153;?#30340;男人看着白素面无表情的脸心头一冷迟疑了一下后沉声?#23454;?#29616;在外面传的那些是真的吗你真的跟那个韩峰在一起了?#20426;?br />
              跟你有关系吗?#20426;?#30333;素板着脸反?#23454;?br />
              男人一听不由得激动起来拔高了声音?#26263;暗?#28982;有关系

              顿时周围进进出出的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朝着他们两人看了过来这些人都是在这楼里办公的往日里大家都进进出出的多少都有些印象有好几个都认出了白素看着这情形不由?#20204;y运接?#36215;来

              白素这几天本来就累现在一听到这些?#25509;?#22768;就烦躁起来伸手一把推开男人就往大楼里面走

              男人见状还不罢休拔腿?#36879;?#20102;上去

              一边跟着一边还不停絮叨你到底跟他有没有关系他们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20426;?br />
              就这样一路絮叨到?#35828;?#26799;前

              白素停了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勉强压住心底快要窜出来的怒火转头盯着男人冷声说道饶英杰不管我跟韩总有没有关系那都是我的私事跟你没有关系你要是再来胡搅蛮缠就休怪我?#38405;?#19981;?#25512;?br />
              她刚说完电梯?#25237;?#22320;一声打开了门

              白素立马进?#35828;?#26799;

              饶英杰刚要跟过去白素却抬?#38450;?#20919;看向了他眼眸里的冷漠和嫌恶?#33804;?#33521;杰突?#27426;?#20303;了脚步停在?#35828;?#26799;门外

              电梯门慢慢关上饶英杰?#24352;?#22320;抬手一拳打在了旁边墙上

              唉唉唉你干什么呢门口处的保安刚好看到这一幕顿时喊了起来

              饶英杰回头瞪了一眼拔腿就离开了这里

              

              ?#25512;?#39277;店

              钟允在房间里有些坐不住心里始终不安定的她犹豫来犹豫去最终离开了酒店驱车往公司开去

              她想着?#28909;?#30475;不到韩峰那就帮他先?#20384;?#20844;?#23613;?#29616;在他出了事公司里肯定事情很多很乱

              她走的时候没跟徐音说

              这大概也是一点私心吧

              虽然她不太想承认

              不过徐音留在了酒店却也没闲着她回到房间后不久?#36879;?#33258;己姨妈方卉打?#35828;?#35805;

              方卉也是个?#21414;?#22899;人

              一看到徐音的电话就知道徐音是为什么事

              只不过当时她正好在开会?#29615;?#20415;谈于是跟徐音说了一句半小时后给她回电话就挂了

              半小时等得徐音很心焦

              她?#28216;?#24863;觉时间如此漫长过

              终于方卉的电话来了不?#20154;?#24320;口方卉就率先说道是为了韩峰的事情吧?#20426;?br />
              徐音也不意外嗯了一声

              方卉叹了一声道我也看到新闻了怎么会弄成这样?#20426;?br />
              徐音迟疑了一下后回答我刚到中海听他公司的人说他这回很可能是被人陷害了

              被人陷害?#20426;?#26041;卉皱了皱眉头想着新闻里看到的内容问了一句?#26263;?#26159;新闻上说韩峰是醉驾撞死的人当时还有目击证人这个事情应该?#35805;?#27861;陷害吧?#20426;?br />
              ?#26263;?#26159;现在他们指控韩峰是故意杀人姨妈韩峰绝对不会是这样心狠手辣的人他酒驾撞死了人这或许是真的但他绝对不会因为一些矛盾就去杀?#35828;模?#24464;音有些激动地快速说道

              方卉?#26263;?#20320;不要?#20445;?#29616;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你急也没用说着她略微沉吟了一下而后接着说道这样你先把你所知道的具体跟我说一下然后我想想办法看

              嗯好徐音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然后缓缓将之前白素和胡林跟她说的都跟方卉说了一遍

              方卉听后沉默了很久

              徐音在电话那一头心里着?#20445;?#21364;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贸然出声催促

              终于就在徐音快要忍不住的时候方卉出声打破?#35828;?#35805;中的寂静平静说道这个事情不管怎么样人总是死了这是事实这也是这个事情里面最棘手的一点所以我现在也?#35805;?#27861;一下子给你什么答复这样你先容我想一想晚点我再给你答复

              徐音虽然心中急切可也知道方卉这番?#23433;?#19981;是推诿而是真的感觉棘手毕竟第一她是江中省的领导而不是中海?#23567;?#32780;且中海虽然只是个市但确实?#27605;?#24066;政治地位并不比江中省?#20572;?#29978;至从某种角度上讲还要更高一些第二正如方卉所说这个事情里面涉及到了一条人命任何事情一旦涉及到了人命总是会复杂很多

              徐音虽然从政时间不长可这些道理还是想得明白的

              她嗯了一声后道姨妈麻烦你了

              ?#21543;就P?#19968;家人说什么?#25512;?#35805;行了那我先挂了晚点给你电话方卉说完听得电话那头徐音说了一声姨妈再见后就挂?#35828;?#35805;

              放下?#21482;?#21518;原本并无太多情绪显露出来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愁色

              韩峰的事情她这两天其实也一直在关注着也暗中让人去了解了一下不过当时了解到的只是韩峰醉驾撞死了人并未了解到后面竟然还有故意杀人这么一桩

              如果说只是醉驾撞死了人?#25970;?#36825;个事情操作的余地还是很大的一般来说只要肇事者态度好一点又舍?#20204;?#36130;的话大部分死者家属都会选择?#38470;?#19968;旦争取到了家属?#38470;⣬敲?#37327;刑考虑上就会有很大空间了

              可这事要是变成了故意杀人那就性质恶劣了方卉就算是中海市的领导也绝不能随便插手否则的话这件事很可能就会成为她日后政治生涯中的一颗定时炸弹

              但关键问题是韩峰会做这样的事情吗

              对此方卉还是不信的就和韩峰身边所有人想的一样韩峰不可能会有这样的狠辣心肠和手段

              可是这事光一句她不信?#25970;?#26377;用的必须得想办法证明韩峰不是故意杀人才?#23567;?br />
              但如何证明呢

              方卉紧皱着眉头有些烦躁

              这韩峰真是喝酒开什么车一时想不到好办法的方卉忍不住抱怨了一句

              就在这时方卉的秘书敲门进来说是大领?#23478;?#22905;过去一趟

              方卉?#36758;?#25910;拾心情往大领导那走

              走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想到大领导似乎跟中海市市委一把手曾经同窗过两人关系似乎?#19981;?#21487;以

              想到这方卉脑子里还灵光一闪

              到了大领?#21450;?#20844;室后方卉并没与一开始就提韩峰的事直到正事说得差不多的时候方卉该走的时候她忽然问了大领?#23478;?#21477;田省长韩峰的事情你这两天有听说吗?#20426;?br />
              刚才说正事时田省长一直没怎么抬起来过的头突然就抬了起来看着方卉平静的面容上看不出太多的情绪就这么静静地看了方卉几秒后他?#31181;?#26032;低下了头

              方卉一见他这?#20174;?#24515;里就咯噔了一下看来田省长是不想帮了

              ?#28909;?#19981;想帮那她也不能强求正准备告辞离开的时候低着头的田省长却突然问了一句怎么你想帮他?#20426;?br />
              方卉本?#35789;?#33853;的心情一下子就又拉了上来

              她不敢表现出急切激动的心情尽量让自?#21512;?#24471;平静一些微微一笑道是有过这个念头

              田省长又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微微?#24187;?#30524;道方卉啊韩峰是醉驾出了重大交通事故这是违法?#24418;?#20320;不能因为他跟你那个外甥女是爱人关系就想要徇私啊这样是不对的

              一个领导说下属徇私那可是十分?#29616;?#30340;批评了

              但方卉并不慌张反倒是还比刚才更镇定了一些

              田省长要是真对韩峰的事一点都不关心?#25970;?#26681;本不会跟她说这些话但他现在说了那就表明田省长的心里还是关心韩峰这个事情的

              看出了这一点的方卉心里顿时定了不少

              她朝着田省长笑了笑道您放心徇私这种事情我?#24378;?#23450;不会做的只不过现在韩峰的事情有了一些变化不再简简单单只是交通事故了

              ?#21486;?#20160;么变化?#20426;?#30000;省长放下手中的笔往后一靠靠近了老板椅?#23567;?br />
              现在死者家属指控韩峰是故意杀人方卉看着田省长平静说道

              田省长眉头一挑双眉微微一皱道故意杀人那个韩峰会做这种事?#20426;?br />
              方卉摇摇头道依我个人看法韩峰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田省长抿着嘴沉吟了一会后点点头道韩峰确实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不过喝了酒也很难说

              方卉一听田省长这么说?#35835;?#19968;下心里微微一沉忽然就不知道?#36855;?#20040;接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Ͽ3һţ

          <th id="trzxh"></th>

                  <th id="trzxh"></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