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trzxh"></th>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三人行必有女汉子 > 第一千五十七章 平石嫌憎
              钱道人与王道人曾经有基情,如今有的是姬情,好像并无区别。

              “钱道人,别玩了,快些收了宝蛋叔的脑袋,他的身体已经被炼化,只差脑袋。”王道人不悦道。

              “我知啊。”钱道人同样不悦,“可黑色的棺材不是?#27426;?#39118;猪给轰退了吗。”

              “所以我才说,别玩了。正事重要,我们还要夺取?#24179;?#27004;。”王道人冷笑道,“还是让我来。”

              嗡!

              王道人当即祭出那方大印,即王印。

              王奴已经投入到王印之中,不?#39029;?#26469;了,因为王道人不许。如果她贸然行事,将会被主人给抹去生机。

              “我知道主?#26377;蘗读?#19968;门神通,能将别的器灵拘来,放入王印之中,进而取代我。”王奴心道。

              因为事关自己的小命,王奴给外用心。

              自王道人变为女人,并且归来之后,王奴已经不敢反抗主子了,因为王道人比之前更可怕,手?#25105;不?#26356;残忍。

              轰隆!

              王印向远处的定风猪砸了过去,“纵然长了很多猪头,也是植物,钱道人,你太让人失望。还不如将黑色的棺材交予我。”

              “你若?#19981;叮?#21435;取就是。”钱道人也不拒绝,笑道。

              “嗯?#20426;?#29579;道人奇道,“你真的?#25954;?#35753;我去取来黑色的棺材?#20426;?br />
              “真心的。”钱道人如实道,“只要你能役使它,尽管去用,我不会与你争夺的。”

              答应的那么痛快,王道人自然会怀疑里面有鬼,有阴谋,绝不会是什么好事。“那口不祥的棺材还是由你收着。”王道人冷笑道,“宝蛋叔的脑袋必须被棺材吃掉,否则……”

              “否则我们的另外一个计划就不能成功。”钱道人道,“知道,知道,我都知道的。”

              哧哧哧!

              忽然,宝蛋叔的脑袋迸起道道厚重的气运之力,结为宝幢,华盖,刀剑,葫芦等,向再次飞撞而至的黑色棺材迎挡了上去。

              “吃掉了,老夫已经吃掉了狗屎虫的残存意志,它的逆天气运也被我接受了。”宝蛋叔哈哈笑道。

              轰隆!

              定风猪的脑袋们在?#26448;?#38388;增加了数倍,每个猪头都在嗷嗷大叫,让人仿佛进入了猪圈之中,还是那种超级猪圈。

              当!当!当!当当当!黑色的棺材被宝幢、刀剑、葫芦等打的连连震退,乌光爆滚,四下迸炸。此时,棺材盖与棺材还是分开的,并没?#19979;?#30340;意思。

              “王印来了。”宝蛋叔道。

              “钱道人,王道人,你们毁了老夫的身躯,我只能杀了你们。”宝蛋叔因为吞噬了狗屎虫绝大部分的气运,人也变得嚣张无?#21462;?#19981;把钱王两个女人放在眼里。

              王印大如山岳,轰然镇下,金霞迸荡,气浪翻滚,王之气息如渊如狱,彻罩数千丈方圆,将宝蛋叔所占据的定风猪都给困在里面了。

              吼。

              忽地,一万多个猪头同时吼啸,登时,音浪迸起数万丈高,撕裂从王印之中冲下来的王之气息。

              “老夫既能定住四十九种风,当然?#26448;?#23450;天下。”宝蛋叔哈哈笑道,“先拿你的王印一试老夫的手段。”

              呼。

              一道金色的气带,飚射而出,而在气带之上,一座仙山凭空而现,这山是孤羔山。

              “是孤羔山。”另外一百年,那拥有红色佛眼的僧人冷笑道,“绿山是如意宗的开宗之?#21073;?#21487;孤羔山的历史要比绿?#25509;凭?#22810;了。就是本座也想拥有它。”

              见到宝蛋叔祭出了孤羔?#21073;?#31181;植界的界主都动心了。

              “哈哈哈。”宝蛋叔大笑,“老夫以前的运气不怎么好,只是得到了孤羔?#21073;?#21193;强将它镇在识海之中,除了守护灵台之外,再无其它能力。现在好了,老夫因为吞噬了狗屎虫的气运,竟能完美控制孤羔山。”

              当!

              孤羔山与王印撞在一起,登时,声浪啸荡十方天地,能量风暴将空间都给撕碎了,而王印的光芒迅速暗淡,被孤羔山抢去了风头。

              就是那口黑色的棺材,它在孤羔山面青也略?#24742;?#23567;与不足。

              不够看的,黑?#23376;?#29579;印都不够看的了。

              “我虽然不知孤羔山是什么来历,可那红眼僧人都无比激动,应该是很珍罕的宝物。”帝狗由冷笑道,“帝狗王,你敢与我联手吗。”

              “与你联手。”帝狗王不屑道,“你可是帝狗族本家的人,本王是分家的人,身份悬殊太多,本王不敢高攀。”

              挖苦。

              帝狗王分明是在挖苦帝狗由。

              “呵呵。”帝狗由道,“我们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都是问题,你还放不下成见,让人失望。你以为寿肉仙等人会放过我们?再者,你知道什?#35789;且?#22806;吗,他们将你我杀掉,随便找个借口,说我们死于意外,到时,我们怎么办。”

              帝狗王当然知道帝狗由的担心都是正常的,而且极有可能发生。只是他心里有刺,不愿与帝狗由合作。

              在帝狗一族,要说帝狗王最恨谁,非帝狗由莫属了。

              因为帝狗由抢去?#35828;?#29399;王的风头与名声。

              一山不容二虎,同样的,一个大家族,两位同样极其优秀的基老,当然是竞争对手,且不说争个你死?#19968;睿嗷?#19979;死手都是正常现象。

              嗡!

              金属颤音陡然响起,一块铁印从天降下,砸向?#35828;?#29399;王。

              而祭出铁印的正是王道人。

              ?#34987;?#26469;的如此快,帝狗王都未反应过来,可他知道要出手了,否则真的会陨落?#35828;亍?br />
              咚!咚!?#35785;诉耍?#24093;狗王的三十二块奶大肌开始跳动,一团团霸道的兄贵之力,化为螺旋长枪,刺向了铁印。

              “王道人,你这贱人,不安分守己,还要与本王作对。”帝狗王冷笑道,“帝狗由,我同意你的提议。合作就是了,我们都是帝狗族的人,一致对外吧。”

              帝狗由点了一下头,表示同意。

              当!当!当……

              螺旋长枪数尺长的枪头,遽然刺在铁印之上,登时,金属颤声不绝,而这块铁印也被捅穿了,铁屑飞舞,洒向地面,铺了一层。

              “你不用王印?#24895;?#25105;,用的是铁印?#20426;?#24093;狗王怒道,“贱人,你终将因为轻视我而付出血的代价。”

              吼。

              只听帝狗王长啸一声,声裂金石,传遍数十里方圆。图腾,帝狗王的图腾?#21482;?#20102;过来。

              “哼。”帝狗由道,“你倒是什么都舍得,只是能否告诉我开启图腾之法的秘诀。”

              “可以,只是?#23630;?#26412;王的,并不一定?#23630;?#20320;。”帝狗王道,“且不说这个,先杀了王道人再说,这女人让我很不舒服。”

              崩!崩!崩!崩!螺旋长枪,遽然射出,迸起千余丈高的兄贵气息,撼彻天地。“女人,为你的大意付出代价吧。”帝狗王疯狂道,此时,他又变得像是疯狗,不管是谁都敢咬,都敢杀了。皆因图腾之力在旋转,化为滚滚神力,在他的四肢百骸、全身玄窍之中激迸,并且开启更多的神秘玄窍。哧哧哧,帝狗王秀发冲天而起,状如神魔,不可一世。

              “好,我也不能输给你。”帝狗由道,他的心气要?#28909;?#20309;人都高,否则也不会被称为帝狗族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

              嗤!

              帝狗由手指向前点去,一道炽烈的神芒射出,登时,大气都在迸荡,像是山崩海啸一般。

              钱道人不悦?#39608;凹热?#19981;能马上杀掉他们,为何去管那些垃圾,他们不值得我们出手,再说,你用铁印去打他们,可这铁印用的是边角弃料,能有多少威力。”

              哗啦。

              在钱道人、王道人身前,一道由钱币凝显而成的长河,陡然涌出,将帝狗王兄贵之气所化的螺旋长枪都给卷入其中,崩!崩!崩!长枪尽数折断,化为?#34892;跡?#21448;被长河吞噬,彻底消失。

              轰!

              帝狗由手指点出的那道神芒,势不可挡,将钱?#39029;?#27827;撕裂了,砰砰砰,砰砰砰,数万古钱迸裂,炸声不绝于耳。

              “俩个小狗都不行,比不得帝狗一。”忽然,钱道人失望道,“第二个出手的小狗要比第一个强一些。可第一个小狗开启了图腾。”

              钱道人与王道人也出?#38405;?#21494;城,自然了解城中的各方势力,“帝狗一要是在这里,我兴许还会忌惮几分,至于你们,要想活命,还是滚吧。”钱道人不悦道,“王道人一下没能杀掉你们,算你们命大,再不滚,你们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砰!

              一只铜手按向帝狗王的奶大肌,狂暴的指劲贯入帝狗王的身体之中,登时,血水迸飙,而帝狗王的三十二块奶大肌,有十六块干瘪,竟是被铜子蚣给吸收了。

              是铜子?#32908;?br />
              铜子蚣相中?#35828;?#29399;王兄大肌上的图腾,故而出手。

              噗!

              帝狗王一口鲜血飙出十几里远。“你,你……”

              “我的奶大肌上有一幅画,你的也有,所?#38405;?#29359;了我的忌讳,我只好抢走你的图腾,顺便汲取你的兄贵之力。啊啊,好?#24049;?#30340;兄贵气息,我?#19981;丁!?#38108;子蚣喜道,“你这小东西还是?#34892;?#29992;处的。”

              蓬蓬蓬,蓬蓬蓬……

              又有十团血雾炸开,代表帝狗王的十块奶大肌又被铜子蚣给吸收了。至此,帝狗王只剩下六块兄大肌。

              “我的基气,我的狂气,我的图腾之力!”帝狗王骇道,“为何通通不能运转?#20426;?br />
              “自然是我做了手脚。”铜子蚣道,“看我的兄大肌。”他又道。

              刷刷!帝狗王双目赤红,望向铜子蚣的兄大肌,被上面的那幅画给吸引了。轰的一声,红尘滚滚,咆哮而出,瞬间将帝狗王的脑袋给吃掉了,噗!血水迸起数十米高。

              “啊……”帝狗由惊悚至极,死了,帝狗王死了,就这样死了?

              难以置信,帝狗由还不愿相信发生的一?#23567;?#38108;子蚣杀?#35828;?#29399;王,那堪称与帝狗由匹敌的年轻俊杰一般的基老。

              “死了,死了,帝狗王死了?他已经拥有图腾之力,还是被铜盘的器灵杀掉了?#20426;?#24093;狗由道。

              “你在震惊什么。”铜子?#35745;?#21521;帝狗由,“你以为我们器灵就那么没用吗,你该感到庆幸,因为你并没被杀的价值。所以我才?#24066;?#20320;活下来。”

              帝狗王之所以被杀,主要是因为他兄大肌上的图腾。

              奶大肌!

              完全吸收?#35828;?#29399;王的图腾之后,铜子?#23478;?#38271;出三十二块奶大肌,同时,他身上的那幅画更加的诡异了。

              嗤!

              一道?#23630;?#33394;的光线?#26029;蛄说?#29399;由的双目,因为她盯着铜子蚣的奶大肌时间太久了,惹得这尊铜人不快。

              “你这就是找死了。”铜子蚣道,“我虽仁慈,可不是老好人。”

              嗡!

              在帝狗由面前,一面由无数晶块堆砌起来的盾牌浮了起来。那些晶块都是狂气的结晶,除?#35828;?#29399;由的狂气结晶之外,还有族中其他高手的结晶,为了炼制这面盾牌,帝狗由可是耗费了不少心力与灵粹。

              轰隆一声震响,那道红线还是斩中了盾牌,登时,数千块狂气结晶迸裂,化为玉屑,抛舞而去。

              “竟然挡不住,不可能。”帝狗由骇然道,“看来铜子蚣更恐怖了。”

              刷!

              帝狗王向远处遁去,在他飞出的瞬间,盾牌彻底炸开,全部的狂气结晶都被红色的光线给?#31471;?#20102;。

              “红尘之力岂是你这小小的基老所能臆度的。”铜子蚣冷笑道,“你?#28909;?#36867;了,那就逃吧,我也没时间与你浪费。”

              轰隆!

              一座像是高山的剑气落下,将?#31471;?#24093;狗由盾牌的那道红色光线给震碎了。

              “你该归来了。”千受里剑道,“铜子蚣,你知道我是谁,也知道绿阳真人的真身。”

              “哈哈哈。”铜子蚣大笑,“老女人,你只是占据了儿子的躯壳,将其改造成你的模样而已。”

              身为铜盘唯一的器灵了,铜子蚣并不买千受里剑的账,哪怕绿阳真人也是出自千受一族也不行。“交出绿?#21073;?#39286;你不死。”铜子?#24049;?#36947;。

              当是时,绿山已被千受里剑摄走了,因为她血统的?#20498;剩?#32511;山很?#25954;?#34987;她接掌。

              “女剑仙,这厮好狂,你已经得到绿阳真人的铜戒指,为何不用它。”拥有红色佛眼的僧人笑道,“铜戒与铜盘都是绿阳真人年轻时祭炼的法宝。”

              界主的言外之意,铜戒、铜盘材料相同,应该能?#22007;?#20811;制。

              或者说,一方被另外一方吞噬。

              至于结果如何,界主倒是不怎么在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河南快3一定牛

          <th id="trzxh"></th>

                  <th id="trzxh"></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