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trzxh"></th>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少年大将军 >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上岸
              拍着琮馥为之嫉妒的高?#24066;?#33179;,一脸后怕的连连点头。

              相柳儿有些狼狈,发髻散乱,浑身差不多也湿透了,内力本就是此行众人中最弱的一个,在海风中微微发抖,此刻更被众?#25628;?#31070;冷漠的看着,壤驷阙又晕船不曾出得了船舱,此时此刻相柳儿显得格外孤单。

              虽是狼狈,但相柳儿神色清冷,没有劫后余生的惧,?#35009;?#26377;形单影只的怕,静静的环视了周遭诸人一眼,冷冷说道:“我这么做只是为了我自己么?你们怕死,当初为?#35009;?#36824;要跟来?我是写过一封书信,却?#35009;?#26377;拿刀架在你们脖子上逼你们来,?#28909;?#26469;了,?#36879;?#20570;?#30431;?#30340;准备,我没有亏欠你们?#35009;矗?#20320;们也不用用这副嘴脸来看着我,在这里,我唯一对不起的是扶琮乐今和那个?#35009;?#37117;不知道的大笨蛋。”

              船上的气氛有些凝滞,琮馥好奇的从舵台上翘首张望,看着瘦小单薄的相柳儿面不改色,字字珠玑,将一众人驳斥的哑口无言,虽说两人不对付,但琮馥却对相柳儿生出几分敬佩之意来,差点扬声喝彩,又忙不倏捂住嘴,左右瞧了瞧,见没人留意,这才放下心来。

              气氛有些窘迫,唐梦觉一愣,抱拳一礼,洒然应道:“我没有责?#20160;?#27735;的意思,嘿,其实该是我自己没有头绪。拨汗说的没错,?#28909;?#26469;了,?#36879;?#21516;舟共济,却因为自己乱了方寸而迁怒他人,非君子所为,拨汗,对不住了。”

              相柳儿看了唐梦觉一眼,淡淡说道:“我也并不是说你。”

              “那拨汗可是在说我?#20426;?#26446;落摸了摸鼻尖,和颜接道。

              “我说你?#35009;?#20102;?#20426;?br />
              “那个?#35009;?#37117;不知道的蠢货莫非就是区区在下?#20426;?br />
              房千千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相柳儿冷冷扫了李落一眼,头也不回的进了船舱。

              李落看着唐梦觉?#24066;?#36947;:“唐兄,不管如何,你总比我这?#35009;?#37117;不知道的闲杂?#35828;?#35201;好多了,走吧,去商?#21487;?#37327;接下来该如何应对。”

              唐梦觉展颜一笑,知道李落是好意,颔首示谢,承了李落的情。

              众人聚在船舱,相柳儿冷着脸默不做声,众人轻言细语,虽说依旧有些许尴尬,但除了尴尬,竟比刚出海时的貌合神离好了许多,至少此刻众人都明白此番出海并非是哪一?#19968;?#26159;哪一个?#35828;?#20107;,唯有齐心协力,才有全身而退和成事的机会。

              “难道说传闻中摩朗滩有鬼船出没的说辞是假的?#20426;?#21776;梦觉当先发问道。

              “如果只是一两次的确有这个可能,但事不过三,摩朗滩有鬼船出没的由来已久,并非只是?#26082;唬?#25110;许有?#35009;?#21035;的不为人知的隐秘。”宋无缺沉声接道。

              “现在?#36855;?#20040;办?#20426;?#20844;孙师接言问道。

              众人一阵沉默,李落也难得收起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思量着眼前的局面。

              “上岸。?#26412;?#22312;众人没有头绪之际,相柳儿清冷说道。

              “上岸?哪个岸……?#29384;?#21315;千迷茫的追问了一句,忽地脸色一变,骇然叫道,“你是说摩朗滩?#20426;?br />
              “你疯了!”琮馥高呼道,“你不要命啦。”

              “这里的风浪还是在变小吧?#20426;?br />
              琮馥闷哼一声道:“是在变小没错,可是……”

              “风浪没有反复,那就是说我们还有时间。”

              “喂,你们还不劝劝她,她不要命了,你们也不要命了吗?#20426;?br />
              “这一路海上漂泊,历经千辛万苦,?#28909;?#26469;都来了,怎也要看过一眼之后再走,要不然岂不是白忙一场。”?#20934;?#24680;插言淡淡说道。

              “那些破石头有?#35009;?#22909;看的,想看站在船上一样能看得见,干嘛非要过去?而且那里水下全是?#21040;福?#33337;根本就无法靠近,你们以为那么容易呢?#20426;?#29742;馥不满的冷喝道。

              “站在船上和身临其境毕竟还有分别,如果这里曾经有鬼船出没,就算触礁沉海,或许还有?#24515;?#26029;弦的痕迹在。”宋无缺和声说道。

              “大船无法靠岸,乐今可有别的办法?#20426;?#35328;心柔声问道。

              琮馥脸色阵青阵红,咬?#29436;?#40831;的喝道:“不行!进了摩朗滩,能不能靠岸,?#35009;?#26102;候走,?#35009;?#26102;候留,我说了算!”

              “放小船吧。”李落悠悠接了一句。

              “你!?#20426;?#29742;馥气的牙根直痒,恨不得扑上去咬上一口。

              李落看着琮馥展?#25307;?#36947;:“乐今,事已至此,我也不能置身事外,此间事了,大?#26102;?#23558;承乐今今日之情,异日必有厚报。”

              “用不着!”琮馥断言拒绝道。

              “哈哈,乐今的好意我等心领了,不过摩朗滩近在咫尺,就这样回去我们实在难以?#24066;模?#35831;乐今成全。生死有命,哪怕一去?#29615;擔?#20063;与乐今无关,实属我等咎由自取,就如王爷所言,此间事了,我天南宋家也必将承乐今今日情义,宋家若在一天,南海水上任凭乐今去留。”宋无缺洒然说道。

              ?#23736;?#28023;够大了,我不去南海。”琮馥冷着脸,油盐不进。

              “你当真以为这里你说了算么。”?#20934;?#24680;寒声说道。

              “你试试!”琮馥红着脸,怒吼道。

              “乐今要怎样才愿靠岸?#20426;?#35328;心拦下怒目而视的琮馥,和颜悦色的劝说道。琮馥久居东海,不知大甘江湖,这魔门骄子岂是寻常?#35828;?#25954;顶撞的,也便是琮馥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说话。

              “没得商量!”琮馥生?#27850;?#36947;,说完瞥了一眼李落,冷哼道,“谁稀罕你的厚报。”

              李落摸了摸鼻尖,笑道:“这里能打赢我的人可不少啊。”

              琮馥一愣,骤然间面红耳赤,脆声喝道:“你,混蛋!”

              “乐今心?#31528;?#24555;,实为?#21152;眩?#19981;过一个人若想求死,旁人又怎能拦得住呢,再者说了,乐今与我相识已久,我怕是最善找死的那个人了。”

              琮馥嘴角微微抽搐,沉默不语。

              “好了,乐今答应了,风浪可不等我们,再耽搁下去,能不能活着离开这片海域都不一定,更遑论一探摩朗滩的虚实。”李落朗声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河南快3一定牛

          <th id="trzxh"></th>

                  <th id="trzxh"></t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