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trzxh"></th>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泡书吧 > 傲娇总统,你够了! > 第2929章 最惨烈的一战!
              轰!

              众人的脑袋之中,好像五雷轰顶,被什么东西给击中了一样。

              这个苏浅汐,实在是让人汗颜,说有底牌,还真的有底牌,并且?#27973;?#20154;无法看透的底牌。

              要说以往?#22797;危?#22312;场的长老们,或多或少都有人看出门道,从中点拨一二,别人也好?#38647;?#28857;,但是这次可倒好,别说是普通长老了,就算是几个内门长老,眉头都紧紧地皱起。

              很显然,大家都没有看透!

              不管外面怎么样,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炼魂宗没有如此逆天的武技!

              苏浅汐站在武台上,看到单东方被震飞,彻底松了一口气,她接连使用衍魔逆空大法,身体也达到了极限,脸色煞白,别说是面对魂灵高手,现在随便一名魂士修者,也足以给她致命一击了。

              所幸的是,这场战?#26041;?#26463;了,她获得了二组第一名!

              孙淼长大了嘴巴,本来还不知道干什么呢,意识到被苏浅汐给盯着,这才想起还没有宣布结果呢。

              “这一战,苏长老获胜,积分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因为她是二组唯一全胜的长老。”孙淼说到这里,竟有些沧桑的感觉。

              众人都不看好的苏浅汐,一步一步走到了这里,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苏浅汐可不管那么多,听到孙淼宣布了结果,快步走到了长老席位上,吞服了丹药,闭上眼睛恢复起身体来。

              单东方听到宣布的结果,体内的魂力胡乱翻滚,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要知道在战斗刚开始,他还口口声声地说苏浅汐不行,说是要动用八分实力,就足以战胜她。

              可是到了后来,牛皮吹破了,动用了百分之百,不对,是百分之两百的能力,依?#24187;?#26377;战胜苏浅汐,反而落得了惨败的下场。

              丢人!

              单东方的徒弟,快步来到了武场上,扶着他灰溜溜滴离开了,他实在是没脸待在这里了。

              至于宁宏宇,眼?#19988;?#26159;微微抽搐,他也不曾想到,这个?#27492;?#19981;怎么样的女人,居然能够一路走到现在,并且战胜了单东方。

              在所有外门长老之中,能够入得了宁宏宇法眼的,也就单东方一人了,现在还被苏浅汐给打败了。

              “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招式诡异,四两拨千斤,总能找到?#40092;?#30340;突破点。”宁宏宇也捉摸不透。

              马大帅一行人,彻底高呼了起来。

              “大姐大,实在是太帅了,刚才那一招天雷劈下,酣畅淋漓,嘿嘿。”

              “浅汐,刚才你不应该手下留情,直接将那个单东方劈死,就更加痛快了。”

              “耗子,你这就太不厚道了,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说不定会判罚浅汐违规呢。”

              他们几个人,兴高采烈的议论了起来,好像夺得第一名的是他们一样,不对,是?#20154;?#20204;自己获胜还要高兴。

              “大姐大,等下领到奖?#32602;?#21681;们找个地方搓一顿,好久没有大吃大喝了。”

              “对,弄个庆功宴什么的,外门长老第一名,啧啧!”

              部分人听到他们的议论声,心里有些不爽了,最终还是宁宏宇的弟子开口说?#20658;恕?br />
              “喂,你们几个瞎说什么呢,谁说苏浅汐就得了第一名,我们师尊才是外门长老第一。”

              “没错,再怎么也轮不到你们,真是狂妄自大,不知好歹。”

              “回去撒泡尿照?#31449;底櫻?#19981;就是战胜了单东方吗,有什么好得意的,到我们师尊手上,连个屁都算不上。”

              宁宏宇的弟子,一个个修为都不低,其中有的弟子,修为都达到了魂灵级别,如果放手一搏,说不定都可以闯入外门长老前一百名。

              不过,他们宁愿在宁宏宇手下,可以获得更多,更好的修炼资源,根本不愿意离开。

              而现在,师尊的威?#40092;?#21040;挑战,他们自然要?#22659;隼次?#25252;!

              众人听到他们的反驳,心里乐呵了起来,按照宗门的规矩,是按照积分高低排名的,但是现在苏浅汐和宁宏宇二人,依然保持着全省记录。

              换句话说,他们二人的积分,到目前为?#22815;?#26159;一样的。

              ?#28909;?#36825;是外门长老排名大赛,那就不可能有两个第一的,二人必须要分出胜负。

              孙淼及时站了出来,制止了毫无意义的争?#24120;?#24320;口说道:“大家都安?#24808;?#19979;,到目前为止,苏长老和宁长老的积分是一样的,所以按照宗门的规矩,他们两个之间,还需要战斗一场,分出胜负!”

              几?#19968;断?#20960;家愁!

              平心而论,苏浅汐是不想再战斗下去了,因为到目前为止,她身体的伤势和魂力,还没有恢复到巅峰状态呢。

              但是,在场的这些修者,兴奋地嗷?#24674;?#21483;,能够看到高手的过招,比干什么都过瘾,尤其是战斗的双方身份,相当的有噱头。

              苏浅汐是本次?#21917;?#30340;最大黑马,从第一轮就不被人看好,但是依然杀到了最后一轮,其中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让人获益良多;

              而战斗的另外一?#21073;?#26159;去年排名赛第一名,也是公认的这次排名赛第一名,宁宏宇。

              两个人之间的战斗,自然吸引了众多的眼球,内门的一些弟子,听说了黑马和第一名战斗,也都闻讯?#20384;?#20102;。

              场面比以往任何一年?#23478;?#28909;闹!

              宁宏宇率先飞到了武台之上,把目光落在了苏浅汐的身上,不屑地说道:“之前我说你是垃圾,尽管你赢了单东?#21073;?#20294;?#19968;?#26159;要说,你在我的面前,依然是垃圾,永远都是垃圾!”

              他心高气傲,根本不容别人挑战他的权威!

              苏浅汐不禁皱了皱眉头,这个宁宏宇,从之前就针对自己,好像搞得自己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千骨道人叹了口气,出言提醒说道:“苏长老,事情是这样的,宁长老曾经追求过默长老,而在之前的战斗之中,你战胜了默长老,并且狠狠地打击了她,让她的修为退了很多,所以……”

              苏浅汐听到这里,完全明白了过来,敢情这个宁宏宇,是为了红颜发怒啊。

              她也没有迟?#26705;?#28044;动魂力,猛拍了一下椅子,?#20219;?#22320;落在了武台之上。

              “哼,我倒要看看,你还有没有底牌。”宁宏宇冷哼一声说道。

              “诚如你们所料,我没有底牌了。”苏浅汐的表情看起来依旧淡然。没有底牌了?

              众人听到苏浅汐的话,心神猛地颤抖了起来,从战斗开始,她就不断地暴露出底牌,?#30475;?#25112;斗都给人意想不到的结果,现在到了终极一战,居然说没有底牌了?

              如果在此之前,苏浅汐说没有底牌,他们或许会相信,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反而不相信了,尤其是宁宏宇,更加不相信。

              “苏浅汐,我不知道你想耍什么花样,但是我可以把话放在这里,不管你有什么底牌,今天遇上我,必输无疑。”宁宏宇再次放出了狠话。

              苏浅汐没有开口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

              宁宏宇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女?#35828;?#24213;要干什么,难道这就要暴露底牌吗?

              他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对方想要战胜自己,?#35759;?#36824;是?#27973;?#22823;的,除非采取出奇制胜的招数,率?#32570;?#38706;底牌,无疑是最好的战斗方式。

              宁宏宇想到了这里,身上的魂力?#32943;?#20986;来,同时变得警惕了起来。

              众人也?#36861;?#29468;测了起来,大部分修者,都觉得苏浅汐会再次暴露底牌,心底升腾起万般期待。

              “马大帅,浅汐到底在干嘛啊,孙长老?#23478;?#32463;宣布开始了,她怎么还不动手呢?”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估计啊,大姐大是在酝酿?#38381;校?#31561;下肯定会重创宁宏宇的。”

              “应该是的,浅汐的底牌太多了,估计还有。”

              卡西老师等人,也都是这个想法,觉得苏浅汐不动则已,等下动起来,肯定会让人惊爆眼球的。

              孙淼也完全看不透,但武场之上的战斗,是属于两名长老的,他也不好干预什么,只能静观其变。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足足过去了十分钟之久。

              宁宏宇的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他完全搞不懂苏浅汐在干嘛,但他身为一个保守的人,断然不肯贸?#27426;?#25163;,只能静静地等待。

              只是这种等待,比战斗还要煎熬!

              ?#31185;?#21407;因,还是因为苏浅汐这个女人,表现的太过诡异了,战斗起来完全不按照套路来,尤其是到了后来,几乎没有人能够看清楚她的招式。

              终于。

              在孙淼宣布战斗的第十一分钟,苏浅汐睁开了眼睛。

              武场的气氛,再?#25991;?#22266;了起来,众人万般期待,想要看?#27492;?#27973;汐酝酿了这么久,究?#22815;?#24324;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招数。

              “好了,开始战斗吧。”苏浅汐不急不缓地拔出赤月宝剑,开口说道。

              宁宏宇?#27809;?#21147;探测了一番,扫视了武场每一个角落,仍旧没有看出?#22235;擼?#19981;由地皱了皱眉头,开口询?#23454;潰骸?#20320;的底牌呢?”

              “底牌?宁长老,相信你没有老糊涂吧,在战斗之前,我已经给你说过了,我根本没有什么底牌。”苏浅汐笑着说道,嘴角带着嘲讽的意味。

              “那你刚才酝酿那么久,到底是要干什么?”宁宏宇被羞辱了两句,心里极不痛快,但他知?#32769;?#22312;是关键时刻,根本不能让情绪失控,更不能发火。

              众人也都竖起耳朵,想要听一听,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浅汐?#30333;?#24653;然大悟的样子,轻笑着说道:“?#32781;?#25105;说是什么事呢,原来宁长老指的是这个啊,要说刚才十来分钟,我应该感谢你才对,你没有对我率先发动攻击。

              之前我和单长老战斗,虽然最终赢得了?#28909;?#20294;是赢得也并不轻松,身上伤痕累累,孙长老宣布战斗开始,我身体只恢复了七?#26705;?#21738;里能够战斗啊。

              就在刚才的时间里,我快速修复身体,现在已经调整到了巅峰状态,如果你?#24808;?#35828;这是这一张底牌的话,我也没办法,嘿嘿。”

              什么?

              不是动用底牌?

              只是恢复受损的身体?

              宁宏宇听到这里,气血翻涌,喉咙里?#32943;?#20986;一股甘甜,幸亏被他及时压制了下去,要不?#29615;?#24471;吐出来不可。

              如果真如苏浅汐所言,孙长老宣布战斗之时,她只有七成实力,战胜她是分分钟的事情,甚至是秒?#20445;?#29616;在白白等了十几分钟,反而给苏浅汐恢复到巅峰的机会。

              不?#30340;?#23439;宇,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人,恐?#38706;家?#24403;场吐血,这也太伤人了吧。

              武场的修者,也都被雷翻了!

              这个苏浅汐,果真不按套路出牌!

              “我去,大姐大真是出乎我的预料,这比战斗还要刺激啊。”

              “浅汐这次绝了,那个宁宏宇现在估计气血翻涌。”

              “等下战斗的时候,必然会露出?#26222;?#30340;,浅汐的战术不错。”

              卡西老师?#21520;?#22823;帅等人,都跟着乐呵了起来,他们再怎么也没有想到,苏浅汐会说出这样的话。

              苏浅汐看到宁宏宇铁青的?#24120;?#23601;知道刚才激将法奏效了,根本没有迟?#26705;?#36523;体猛地移动开来,这就动用了剑影,狠狠地朝着对方刺去。

              哗!哗!

              宁宏宇还在气头上,根本没有料到,苏浅汐会陡?#29615;?#21160;攻击,情急之下来不及躲闪,胳膊上中了一?#23567;?br />
              伤口不深,但也挂了?#30465;?br />
              宁宏宇感受到火辣辣的疼痛,袍子上的殷红,触目惊心,怒火噌地飙了上来。

              “狂山压顶!”

              宁宏宇暴喝一声,身上的魂力暴涌而出,在空中凝结开来,急速压缩,连带着武场上的?#39029;荊?#24418;成了一座座?#35282;?#30340;形状。

              这些能?#21487;角穡?#20174;万米高空坠落下来,发出呼呼地风声,威压笼罩在在武场上,让人几乎窒息,根本喘不过起来。

              那些魂师?#36877;且?#19979;的修者,根?#22659;?#21463;不住这种恐怖的压力,气血翻涌,数十人喷出了鲜血,随着能?#21487;角?#30340;降落,人数还在攀升。

              当?#35282;?#38477;落到千米之内,那些魂灵级别以下的修者,也?#36861;子?#21160;起魂力,开始抵挡了起来。

              到了五百米之内,苏浅汐都承受不住了,不得不化魂为铠,并且在第一时间布置了数十道阵法,卸去了大部分力道。

              不过,那些能?#21487;角?#30340;威势,实在是太强大了,尤其是在宁宏宇的操控之下,将近百分之八十的力道,都作用在了苏浅汐的身上。

              在宁宏宇面前,衍魔逆空大法,根本起不到作用,因为整个武场都被压力笼罩着,无处可逃。

              至于雷之意境,苏浅汐也尝试了,依旧没有任何作用,在巨大的威压之下,根本就无法引动天雷之力。

              苏浅汐眉头紧皱,终极一战,恐怕也是最惨烈的一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河南快3一定牛

          <th id="trzxh"></th>

                  <th id="trzxh"></th>